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郑若麟:向西方介绍中国,一定要尽可能详尽地介绍中国共产党

2019-08-24 点击:798
郑若琳:向中国介绍西方,我们必须尽可能地介绍中国共产党。

郑若琳作为法国巴黎和欧洲的资深记者,在法国工作和生活了20多年。与此同时,他利用西方人能够理解和接受的方式告诉中国,让更多的法国人了解中国。回国后,他利用电视节目告诉观众如何跳出西方话语系统看中华文明,让更多的中国人了解自己,加强“四个自信”。

为什么我们说中华文明的复兴是不可阻挡的,我们应该如何加强文化自信?带着这些问题,记者采访了郑若琳并听取了他讲述中国的故事。

17163c9bce6f44d28242e8d263a7ee21.jpeg

图为郑若琳在《文汇报》录音现场。 (数据图片)

用事实讲述中国故事

记者:您曾经是《中国正在说》的巴黎和欧洲居民。他们经常在法国媒体上发表有关中国的文章,并受邀参与有关中国问题的讨论,受到了广泛的关注和赞扬。你是怎么告诉全世界今天的中国的?

郑若琳:今天的世界,特别是西方对中国不太了解的地方,只是不明白中国是如何崛起的。他们用西方的思想,观念和理论来观察中国的政治,中国的经济,中国的文化和中国社会.但是他们不明白为什么预测都会丢失。

虽然他们所谓的“预测”是多种多样的,但它们是不可分割的:如果中国不采用西方政治制度,那么中国将崩溃,或中国将衰落,或中国将成为“法西斯国家”.简而言之,中国是不可能像现在这样发展和谐发展。因此,我一直在思考如何将中国的成功引入西方。最后,我得出了四个结论。

首先,我们必须尽可能地介绍中国共产党。中国共产党不是西方的政党。西方政党必须是某个利益集团的代表。因此,每个政党只代表社会各阶层某个阶级的利益。因此,他们需要一个多党制,需要轮流执政,轮流使法国的所有社会群体受益。

在2017年的大选中,法国社会党共登记了2万人。根据西方的概念,拥有数万名党员的党派,一个统治着6000多万人口的国家,当然不合适,并且有某种“独裁统治”。但是,中国共产党的9000多万成员代表了中国各界的利益,也就是全体人民的利益。无论是在比例还是代表性方面,它们都是法国政党无法比拟的。法国各党派的党员人数甚至不超过一百万,他们的代表性远远低于中国共产党。每次我明白这个事实,他们都会立即明白,指责中国成为一个“不民主”的政党是绝对荒谬的。

其次,有必要介绍中国历史,特别是近代半封建半封建主义的历史,让西方人民了解中国处于艰难的历史境地,并通过血腥的斗争来实现今天的伟大成就。许多西方人并没有真正意识到西方殖民主义对世界上其他非工业化国家的历史性灾难有多严重。

我们必须再次介绍中国的自然环境。法国和欧洲国家,以及美国和其他西方发达国家,都有良好的自然环境。大面积的优质耕地,全年的天气友好天气以及人性化的环境使他们无法识别和了解只有7%耕地的国家,以及如何养活近20%的土地。世界人口。这一点,当我在法国介绍当地公众时,许多法国人感叹:事实证明,中国真的不容易!许多法国人对中国的看法发生了变化。

最后,我们必须讲述今天中国人的个人故事。中国的每个人都是一个故事。而这个个人故事是最动人的。今天中国大部分的个人故事都是精彩而成功的故事。在我用法语直接写的《文汇报》(Les Chinois sont des hommes comme les autres)中,我讲了很多关于普通中国人的故事。效果显然非常好。

有很多方法可以讲述一个关于中国的好故事,并且有很多成功的例子。我个人的经验是说实话。事实是触动人心的最重要因素。我曾经在法国的一次演讲中对中国和法国2008年的现状进行了非常详细的比较。这种比较表明,中国仍落后于法国,中国仍是发展中国家;但是当我要去中国当1978年到2008年的进展向法国人展示时,他们立即明白,他们必须了解中国,了解中国的历史发展,了解中国的不完善和中国的进步。

中华文明的复兴是不可阻挡的

记者:您参与了法国广播电视台对中国问题的讨论和辩论,并强调“中国文明的复兴可以说是不可阻挡的,历史上不可避免的”。你为什么这么说?

郑若琳:必须比较世界上的一切,以获得更准确的答案。中华文明的复兴势不可挡,历史上不可避免。谈论它并不是我,但在我将它与当今世界上最发达和最富裕的国家进行比较之后,我得出的结论是,我认为完全符合事实的结论。这一结论符合国内外众多专家学者的意见。

经过与一群所谓的“汉学家”和“中国问题专家”的激烈辩论,我的观点使一群法国听众,观众和读者相信。最后,一位法国出版商让我用法语直接写作。今天有关中国的书。该书后来在法国出版,标题为《与你一样的中国人》。那时,许多电视台,广播电台和纸媒都介绍了我的书。

我一直强调甚至在辩论中反复强调“中华文明的复兴是不可阻挡的”,完全是因为中国是由一个强大的政党领导的,并且有能力打败任何征服军队的企图。中国军队拥有非常自由和繁荣的经贸,完全独立的金融体系,以及非常勤劳的人民。这些观点,到目前为止,西方和法国都不明白,更不用说同意了。

因此,尽管今天在法国进行了讨论,为什么中国在过去二十年中发展如此之快,这次讨论实际上是“中国威胁论”的另一个版本。西方一直反过来使用“中国威胁论”和“中国崩溃论”。它似乎现在是“中国威胁论”时期。

中国是历史上一个强大的国家,在现代工业化进程中落后。今天,我们拥有重新出现的所有必要因素。中华民族和中华文明的所有优势都得到了重新评估和突出。因此,中华文明的复兴势不可挡,历史上不可避免!

22566247d70843228550d47a336e5445.jpeg

图为《与你一样的中国人》(法文版)的封面。 (数据图片)

建立新的文化自信墙

记者:您在电视节目《与你一样的中国人》中谈到了“建立新的文化自信墙”。您认为我们应如何加强文化信心?

郑若琳:首先,我们必须警惕西方对我们所做的“精神征服”。我们的中华文明是一个开放的文明,永远不会拒绝来自西方或其他文明的文化和精神产品。但是,我们需要警惕的是,在这个世界上,一些文明具有征服的特征;这种征服特征使得某些文明或多或少,远近,或明确或含蓄地使文明文明下人民心灵的“使命”。

文化自信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是“了解对方”的愿望和“了解对方”的能力。只有真正了解西方,我们才能建立对自己文化的信心。但要“了解自己”是非常困难的。在这里,我想呼吁我们的媒体勇敢地承担“相互了解”的历史责任。

因此,要树立真正有价值的文化自信心,就必须从“相互认识”开始,这样我们才能相互学习,不仅能看到对方的长处,还能看到对方的不足;同样,我们也看到了自己的弱点,但也看到了自己的优势,你可以真正建立起无懈可击的文化信心。今天我们有很大的优势。 40多年来,我们经济的快速发展日复一日地得到确认。我们的政治制度是我国,人民和历史最合适的发展模式。这一事实将在促进我们的文化信心方面发挥非常重要的作用。因此,文化自信就在我们面前,触手可及。

记者:目前,我们面临的国际形势正变得越来越复杂。人们倾向于将西方道路与中国道路进行比较。您如何从国际视角考虑中国道路和中国模式?

郑若琳:这里的问题是如何建立一个相互比较的坐标系。我个人认为,在发展模式领域,世界上没有可以普遍应用的坐标系。西方的一切都与中国的一切都截然不同。问题是在中国使用的是正确的。如果你搬到西方,那可能是错的;反之亦然。这是形成中国道路和中国模式的特殊场所。

西方发达国家的政治制度基本相似,在宗教信仰,历史甚至种族方面都相似。中国与他们完全不同。问题在于,西方人不理解的是,中国的制度不同于苏联和其他社会主义国家。中国道路和中国模式是中国人在中国文化传统背景下取得的发展道路和发展模式。因此,我们需要解释的正是这种特殊性,也为中国道路和中国的发展模式提供了参考。

我相信,一旦全世界都明白,中国道路和中国模式的魅力将是无穷无尽的。

(中国纪委监察记者姜永斌陈金来),详见

07: 55

来源:观察员网络

郑若琳:向中国介绍西方,我们必须尽可能地介绍中国共产党。

郑若琳作为法国巴黎和欧洲的资深记者,在法国工作和生活了20多年。与此同时,他利用西方人能够理解和接受的方式告诉中国,让更多的法国人了解中国。回国后,他利用电视节目告诉观众如何跳出西方话语系统看中华文明,让更多的中国人了解自己,加强“四个自信”。

为什么我们说中华文明的复兴是不可阻挡的,我们应该如何加强文化自信?带着这些问题,记者采访了郑若琳并听取了他讲述中国的故事。

17163c9bce6f44d28242e8d263a7ee21.jpeg

图为郑若琳在《中国正在说》录音现场。 (数据图片)

用事实讲述中国故事

记者:您曾经是《文汇报》的巴黎和欧洲居民。他们经常在法国媒体上发表有关中国的文章,并受邀参与有关中国问题的讨论,受到了广泛的关注和赞扬。你是怎么告诉全世界今天的中国的?

郑若琳:今天的世界,特别是西方对中国不太了解的地方,只是不明白中国是如何崛起的。他们用西方的思想,观念和理论来观察中国的政治,中国的经济,中国的文化和中国社会.但是他们不明白为什么预测都会丢失。

虽然他们所谓的“预测”是多种多样的,但它们是不可分割的:如果中国不采用西方政治制度,那么中国将崩溃,或中国将衰落,或中国将成为“法西斯国家”.简而言之,中国是不可能像现在这样发展和谐发展。因此,我一直在思考如何将中国的成功引入西方。最后,我得出了四个结论。

首先,我们必须尽可能地介绍中国共产党。中国共产党不是西方的政党。西方政党必须是某个利益集团的代表。因此,每个政党只代表社会各阶层某个阶级的利益。因此,他们需要一个多党制,需要轮流执政,轮流使法国的所有社会群体受益。

在2017年的大选中,法国社会党共登记了2万人。根据西方的概念,拥有数万名党员的党派,一个统治着6000多万人口的国家,当然不合适,并且有某种“独裁统治”。但是,中国共产党的9000多万成员代表了中国各界的利益,也就是全体人民的利益。无论是在比例还是代表性方面,它们都是法国政党无法比拟的。法国各党派的党员人数甚至不超过一百万,他们的代表性远远低于中国共产党。每次我明白这个事实,他们都会立即明白,指责中国成为一个“不民主”的政党是绝对荒谬的。

其次,有必要介绍中国历史,特别是近代半封建半封建主义的历史,让西方人民了解中国处于艰难的历史境地,并通过血腥的斗争来实现今天的伟大成就。许多西方人并没有真正意识到西方殖民主义对世界上其他非工业化国家的历史性灾难有多严重。

我们必须再次介绍中国的自然环境。法国和欧洲国家,以及美国和其他西方发达国家,都有良好的自然环境。大面积的优质耕地,全年的天气友好天气以及人性化的环境使他们无法识别和了解只有7%耕地的国家,以及如何养活近20%的土地。世界人口。这一点,当我在法国介绍当地公众时,许多法国人感叹:事实证明,中国真的不容易!许多法国人对中国的看法发生了变化。

最后,我们必须讲述今天中国人的个人故事。中国的每个人都是一个故事。而这个个人故事是最动人的。今天中国大部分的个人故事都是精彩而成功的故事。在我用法语直接写的《中国正在说》(Les Chinois sont des hommes comme les autres)中,我讲了很多关于普通中国人的故事。效果显然非常好。

有很多方法可以讲述一个关于中国的好故事,并且有很多成功的例子。我个人的经验是说实话。事实是触动人心的最重要因素。我曾经在法国的一次演讲中对中国和法国2008年的现状进行了非常详细的比较。这种比较表明,中国仍落后于法国,中国仍是发展中国家;但是当我要去中国当1978年到2008年的进展向法国人展示时,他们立即明白,他们必须了解中国,了解中国的历史发展,了解中国的不完善和中国的进步。

中华文明的复兴是不可阻挡的

记者:您参与了法国广播电视台对中国问题的讨论和辩论,并强调“中国文明的复兴可以说是不可阻挡的,历史上不可避免的”。你为什么这么说?

郑若琳:必须比较世界上的一切,以获得更准确的答案。中华文明的复兴势不可挡,历史上不可避免。谈论它并不是我,但在我将它与当今世界上最发达和最富裕的国家进行比较之后,我得出的结论是,我认为完全符合事实的结论。这一结论符合国内外众多专家学者的意见。

经过与一群所谓的“汉学家”和“中国问题专家”的激烈辩论,我的观点使一群法国听众,观众和读者相信。最后,一位法国出版商让我用法语直接写作。今天有关中国的书。该书后来在法国出版,标题为《文汇报》。那时,许多电视台,广播电台和纸媒都介绍了我的书。

我一直强调甚至在辩论中反复强调“中华文明的复兴是不可阻挡的”,完全是因为中国是由一个强大的政党领导的,并且有能力打败任何征服军队的企图。中国军队拥有非常自由和繁荣的经贸,完全独立的金融体系,以及非常勤劳的人民。这些观点,到目前为止,西方和法国都不明白,更不用说同意了。

因此,尽管今天在法国进行了讨论,为什么中国在过去二十年中发展如此之快,这次讨论实际上是“中国威胁论”的另一个版本。西方一直反过来使用“中国威胁论”和“中国崩溃论”。它似乎现在是“中国威胁论”时期。

中国是历史上一个强大的国家,在现代工业化进程中落后。今天,我们拥有重新出现的所有必要因素。中华民族和中华文明的所有优势都得到了重新评估和突出。因此,中华文明的复兴势不可挡,历史上不可避免!

22566247d70843228550d47a336e5445.jpeg

图为《与你一样的中国人》(法文版)的封面。 (数据图片)

建立新的文化自信墙

记者:您在电视节目《与你一样的中国人》中谈到了“建立新的文化自信墙”。您认为我们应如何加强文化信心?

郑若琳:首先,我们必须警惕西方对我们所做的“精神征服”。我们的中华文明是一个开放的文明,永远不会拒绝来自西方或其他文明的文化和精神产品。但是,我们需要警惕的是,在这个世界上,一些文明具有征服的特征;这种征服特征使得某些文明或多或少,远近,或明确或含蓄地使文明文明下人民心灵的“使命”。

文化自信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是“了解对方”的愿望和“了解对方”的能力。只有真正了解西方,我们才能建立对自己文化的信心。但要“了解自己”是非常困难的。在这里,我想呼吁我们的媒体勇敢地承担“相互了解”的历史责任。

因此,要树立真正有价值的文化自信心,就必须从“相互认识”开始,这样我们才能相互学习,不仅能看到对方的长处,还能看到对方的不足;同样,我们也看到了自己的弱点,但也看到了自己的优势,你可以真正建立起无懈可击的文化信心。今天我们有很大的优势。 40多年来,我们经济的快速发展日复一日地得到确认。我们的政治制度是我国,人民和历史最合适的发展模式。这一事实将在促进我们的文化信心方面发挥非常重要的作用。因此,文化自信就在我们面前,触手可及。

记者:目前,我们面临的国际形势正变得越来越复杂。人们倾向于将西方道路与中国道路进行比较。您如何从国际视角考虑中国道路和中国模式?

郑若琳:这里的问题是如何建立一个相互比较的坐标系。我个人认为,在发展模式领域,世界上没有可以普遍应用的坐标系。西方的一切都与中国的一切都截然不同。问题是在中国使用的是正确的。如果你搬到西方,那可能是错的;反之亦然。这是形成中国道路和中国模式的特殊场所。

西方发达国家的政治制度基本相似,在宗教信仰,历史甚至种族方面都相似。中国与他们完全不同。问题在于,西方人不理解的是,中国的制度不同于苏联和其他社会主义国家。中国道路和中国模式是中国人在中国文化传统背景下取得的发展道路和发展模式。因此,我们需要解释的正是这种特殊性,也为中国道路和中国的发展模式提供了参考。

我相信,一旦全世界都明白,中国道路和中国模式的魅力将是无穷无尽的。

(中国纪委监察记者姜永斌陈金来),详见

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中国

郑若琳

法国

中华文明

政党

阅读()

通博电子娱乐 版权所有© www.cheapuggboot-sale.com 技术支持:通博电子娱乐 | 网站地图